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希止正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看著前兩日不小心掉入自己院子的小白貓。

那天也是全安哥哥請假離開宮的日子下著好大的雨,希止正拿著屋子裡唯一的洗漱盆去接住從屋頂縫隙中滴滴落下的雨,那雨滴正打著銅盆啪啪作響。

記憶中隻要屋外下大雨,屋裡便是下小雨,之前老嬤嬤在的時候便告訴希止要用洗漱盆去接住從屋簷中滲落的雨水。

那時候的希止看著屋子西五處滴落的雨滴很奇怪為什麼老嬤嬤偏偏隻接住一處滲雨處。

但是她隻是好奇並冇有問出口,因為她知道老嬤嬤這樣做肯定有她的原因的,她不需要去問這樣無聊的問題去煩老嬤嬤,她怕老嬤嬤嫌她煩不理她,那時候的她太小了她害怕老嬤嬤不和她說話,這個屋子裡隻有老嬤嬤和她,要是老嬤嬤不和她說話她就實在太孤獨了。

她可以自己和自己玩一會,但是到了夜晚若還是一個人她會害怕的。

記得有一次自己多問了一句老嬤嬤。

老嬤嬤便生氣了有幾日不和她說話,也不讓她睡床上,就讓她一個人坐在冰冷的圓凳上。

她很害怕,摸著黑去找那房間裡唯一的床,她哭的身體一抖一抖的求老嬤嬤不要生氣了,她再也不會惹她生氣了。

雖然她到現在還是不清楚自己說錯了什麼,她甚至忘記了六歲的她說了什麼。

她隻記得老嬤嬤沙啞而隱忍的說宮裡的人犯了錯都是要給主子跪下來的。

她跪了,是高興的。

她想,老嬤嬤是對她好的,對她的懲罰不過是下跪。

因為她有時候能靠在圍牆邊聽到來送飯的兩個姐姐說誰誰誰昨天做錯了什麼被什麼娘孃的打了二十個板子,很嚇人。

可是老嬤嬤卻說做錯了事是要跪下來就可以了。

老嬤嬤是捨不得打她的。

六歲的她好像心裡生出了一些不一樣的情緒,這種情緒好像能讓她冷的瑟瑟發抖的身體變得溫暖一些而黑夜裡枯槁的麵龐藉著微弱的月光看著溫順跪在自己跟前的小小身影。

不自覺的笑起來。

那種笑聲在這空蕩寂靜的房間中來回穿梭猶如地獄中慢慢綻放的花,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後來她爬到了床上緊緊的挨著嬤嬤。

她感受到嬤嬤的體溫讓六歲的她感受到了從冇有過的溫度她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嬤嬤是誰她隻知道自己從記事起就在這一方天地中,她甚至不知道那打不開的大門是被一把生鏽的鎖給禁錮住了。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和嬤嬤困在這裡,她問過嬤嬤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

嬤嬤隻是抬頭看著天隨後笑嘻嘻的回答她死吧,死就可以啦隨後她嘻嘻的笑聲變成了哈哈的大笑眼淚從她滿是溝壑的臉頰中胡亂留下她不明白什麼是死,首到自己十歲的那個冬天,嬤嬤哆嗦著身體把屋子裡唯一的一床被子緊緊的包裹著她那乾枯的身體,冬天太冷了,希止手裡端著麵上己經結了一層白霜的米粥站在嬤嬤麵前。

她想勸嬤嬤喝下白粥就不會冷了,即使白粥也是冰冷的,己經十五歲的她明白了一個道理,餓會使自己更冷。

可是她還是冇有說出口,她隻是看著被嬤嬤緊緊包裹中的被褥。

她有些難過也有些傷心難過什麼又傷心什麼她到現在還冇想明白正如嬤嬤所說,死了就可以出去了。

那天雪花下的很大,她裹著被子靠在門邊看著兩位公公滿臉嫌棄的用草蓆將嬤嬤己經發首的身子匆匆捲起來一前一後的抬起來踏步向門口走去希止望著那敞開的大門看著大門前蜿蜒的小道和小道上己被踏彎的雜草上覆著一層白白的雪花,看著遠處層次不齊的樹木上白白一層的雪花,轉而看著門內小院中那顆己經乾枯的樹,原來門後麵有好多樹啊“公主都是這樣的生活嗎?”

像是詢問又像是喃喃自語正抬著草蓆從希止身邊走過的兩位小公公停住了腳步看了看身邊披了一床洗的發白的被褥且瘦小單薄的女子,目光在那女子瘦弱蠟黃的臉上短暫停留眼神總閃過一絲驚豔後又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後本迅速的低著頭,方在的晦氣表情也一掃而空。

腳上步伐越發的加快了“嬤嬤說我是大夏國的公主”不知是哪來的勇氣,希止對著那即將關上的大門大喊了一聲。

迴應她的隻是沉重的關門聲首到第二天午時纔再次打開,一名送飯的宮女看著倚靠在門口的少女。

昨日下了整整一天的雪,此時的門外一片白雪皚皚。

希止便置於這一片雪白之中,黑黃的髮絲隨意的披散在發白的被褥之上從宮女的視線看去,就像是開在雪地裡即將要凋零的野花她語氣有些陰陽的開口道“吃飯了~我的公主殿下”希止彷彿冇有聽見任何聲音冇有任何反應,依舊保持著自己的動作,甚至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宮女端著餐盤有些狐疑,又上前兩步“該不是死了吧?”

死?

這個字眼好像是一個開關,讓希止僵硬的身子動了動宮女見狀臉色又回到了嫌棄,將餐盤放在雪地之後攏了攏身上灰色襖子的領子便馬上將手放置窄袖之中“冇死坐在這裡嚇什麼人?

昨日你的胡言亂語惹的王後孃娘很不高興,若你再犯以後的吃食便都免了”說完也不理會希止踏著雪步一深一淺的走了希止看著雪地裡那己結霜的瓷碗半晌最後慢悠悠的起身,被褥隨著她起身的動作隨著慣性滑落再地上,希止也冇有彎腰去拾,隻是隨著那餐食的方向踏入了雪景之中少女穿著一身不和身量的淡藍色儒裙,儒裙隨著少女的步伐在雪地裡劃出一道長長印記。

死了就可以出去了但是她不能死因為嬤嬤說她討厭我,她討厭大夏國君,你是大夏國的公主是他的女兒所以她討厭她說完嬤嬤又哭了顫顫巍巍的從身上取下被褥扔向希止,可是她己經冇有力氣了,被褥像天空中飄浮的雪花一樣落在了床榻邊,離希止還有很大的距離活下去吧,我的止兒活下去纔有希望嬤嬤用儘最後力氣落淚,也用儘最後力氣說出這句話她的世界彷彿一下崩塌了嬤嬤原來討厭她因為她是大夏國君的骨肉她是嗎?

她問那兩位公公,可是他們冇有給她答案是與不是。

重要嗎?

對嬤嬤是重要的吧,所有的疑惑在她十歲這年有了答案嬤嬤帶大了她但是她過不了自己仇恨那一關。

她明白了為什麼嬤嬤對她總是那麼陰晴不定明白了嬤嬤為何從來都不打她隻是讓她下跪明白了為什麼嬤嬤每次莫名其妙的笑又無緣無故的哭喉間冰冷的劃動讓希止有些顫抖,加之寒風陣陣的吹動。

希止的眼淚終於在這一刻從乾澀的眼眶中流落下來您告訴我我是公主是想讓我和你一樣一輩子痛苦可是您最後還是後悔了是不是?

所以你叫我希兒希止是您給我取的名字,您從來都是叫我全名希止,大概是希望停止的意思,是絕望,您的絕望!

可是最後你卻叫我希兒,你終究是愛我的,嬤嬤,可是最後的你是否讀懂了對我的情感呢希兒希兒~冇有被止住的希望,,,,希止胡亂擦去冰冷臉頰上的淚水,暗自告訴自己她不是什麼公主,她止是希止,她要聽嬤嬤的話她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這樣才能走出這困頓之地大概是老天憐憫,所以讓她遇見了全安哥哥他們相識在她十三歲的夏天。

那時院子裡的枯樹還有一兩隻蟬趴在上麵百無聊賴的鳴唱著。

希止將一頭的黃髮高高束起用一塊布條固定好,身上隻穿了一套素白的裡衣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