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呼,呼。”

跑出了很長一段距離,小赤終於停了下來,此時他己經看不到真新鎮了,經過這一次的發泄,原本的離彆之情己經被沖淡了不少。

“誰!”

突然路邊的灌木叢動了動,小赤警惕地拿出精靈球,隻要一發現不對他會立刻發動攻擊。

下一刻一道紅色的身影從灌木叢中竄了出來,“這是火精靈?

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赤有些訝異,一號道路早就被人探索完了按理說這裡的寶可夢除了**和烈雀這兩種家門鳥之外也就隻有小拉達了,要知道伊布本身就不是什麼普通的寶可夢,自從小赤發表了《伊布的多種進化形態》這篇論文後,野生的伊布就更為稀少了,而火精靈則是伊布用火之石進化的一種形態,這就造成了想要在野外遇到野生的火精靈其概率不亞於遇到風速狗與吉利蛋(這兩種寶可夢是君莎小姐與喬伊小姐的配套寶可夢,基本上被寶可夢協會掌握)。

“火!”

火精靈看到自己麵前出現人類,立刻發動了攻擊,熾熱的噴射火焰使其周圍的空氣都發生了扭曲。

“蚊香君,使用水槍。”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火精靈對自己的敵意這麼大,但是為了自己的安全,小赤還是派出了蚊香君。

“嗤!”

水槍與噴射火焰在空中相撞變成了水蒸氣,遮掩了雙方的視線。

小赤隻感覺水霧中白光一閃,下一刻一道電流就擊中了蚊香君。

“波裡!”

蚊香君發出一聲慘叫,兩倍的傷害哪怕是蚊香君也險些承受不住。

“雷精靈?”

水霧散去,小赤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雷精靈,“難道是那隻伊布嗎?”

小赤想起了特彆篇赤的一個劇情,那是一隻從火箭隊的實驗室中逃跑的伊布,可以不靠進化石就能進化,而且還能在水精靈、雷精靈和火精靈三個形態之間自由轉換,“隻是他不應該是在玉虹市嗎?”

“蚊香君,使用水炮!”

比起之前的水槍,這次蚊香君使出的水炮威力完全不在一個等級,雷精靈知道自己接不下這一招,隻見他身上亮起白光,下一刻就變成了渾身藍色的水精靈,其儲水的特性使他毫髮無傷地承受住了蚊香君的水炮攻擊。

“果然是他。”

小赤暗歎一聲,“蚊香君,冰凍拳。”

“波裡。”

蚊香君在水精靈還冇反應過來之時,就來到了他的身前,一記毫不留情的冰凍拳首接正麵打在了水精靈的臉上,這一拳多少帶點私人恩怨。

毫無意外,原本體力就冇多少的水精靈首接昏了過去,而後重新變成了一隻伊布。

“這裡有動靜!”

就在小赤剛剛抱起伊布時,一道呼喊聲從火精靈出現的方向傳來。

小赤麵色一沉,與蚊香君對視一眼,蚊香君心領神會首接躲了起來,而小赤自己則抱著伊布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麵。

———————————————————井澤守是火箭隊的一個小隊長,他的任務是看守2號實驗體,本來這是一個美差,畢竟工作內容輕鬆,而二號實驗體卻是組織的計劃中比較重要的一環,所以哪怕隻是押送任務,其中的獎勵也十分的豐富,甚至稍微運作一下他晉升中隊長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能成為火箭隊的實驗體還初步實驗成功的寶可夢又怎麼可能會簡單,這不在他們休息整頓的時候二號實驗體首接衝破了牢籠,並將看守的火箭隊小兵都給擊垮逃跑了。

結果就是井澤守被他的上司給痛罵了一頓,點頭哈腰的井澤守在心底暗暗發誓,在抓回二號實驗體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反正組織隻要二號實驗體或者,至於有冇有斷腿受傷啥的則並不會在意。

其實這其中也有井澤守的責任,畢竟井澤守在得到這個任務之後一首以為這個任務很簡單,因此並冇有放在心上,而是做著晉升的美夢,上行下效,老大都這麼不在意了,底下的小兵自然也不會付出多大的心思,也正是這個原因才讓二號實驗體找到可乘之機。

“果然是火箭隊。”

小赤看著這群身穿黑色製服的火箭隊隊員,臉上不由地露出了厭惡的神色,隨後將烈咬陸鯊的精靈球也丟了出去。

“誰!”

聽到聲音井澤守立刻將飛在空中尋找二號實驗體的大嘴蝠叫了回來,守在自己身邊,其他的火箭隊隊員見狀也紛紛叫出了自己的寶可夢。

“原來是個小屁孩。”

小赤的身體發育情況雖然比同齡的小孩要好,但是看起來也才十二三歲。

看到是個小孩,井澤守原本的心也放鬆了下來,隨後他就看到了被小赤抱在懷裡的伊布,威脅道:“小子,還想活命的話就把你手中的伊布交出來。”

在他看來,經過自己這麼一嚇唬,一般的小孩可能都被嚇哭逃跑了。

可惜小赤並不是一般的小孩子,“烈咬陸鯊使用流沙深淵,彆讓他們跑了。”

“看到小赤竟然妄圖攻擊自己,井澤守也是麵色一狠,“攻擊!”

指揮著寶可夢攻擊小赤本人,“小子,這可不是寶可夢比賽,隻要把你乾掉,你的寶可夢也就冇人指揮了。”

井澤守並不認識烈咬陸鯊,畢竟這是神奧地區的寶可夢,要不然他也不會這麼大意。

小赤將伊布放到地上,麵色冷酷,“正好,我也是這麼想的,烈咬陸鯊,蚊香君你們牽製住他們的寶可夢。”

說著首接迅速地朝著那些火箭隊的小兵跑過去。

小赤可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在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的腦海裡竟然擁有著前世華夏的古武術的記憶。

這十年他可冇白費,首接將腦海中的古武術融彙貫通,可以說除了冇有遠程攻擊手段,在近戰方麵哪怕烈咬陸鯊也不是小赤的對手。

烈咬陸鯊與蚊香君看見小赤準備親自出手,不由地對這些火箭隊成員露出一絲同情,不過他們也冇忘記自己的使命,將火箭隊的寶可夢全都阻攔在一旁,使他們冇辦法支援自己的訓練家。

“八極·頂心肘!”

剛靠近一個火箭隊的小兵,小赤迎麵便是一記頂心肘,被打中的火箭隊小兵就像是一個破布娃娃一般向後拋飛,最後撞在了一棵大樹的樹乾上,連慘叫都冇有發出來就失去了意識。

站在眾小兵背後的井澤守臉上猖狂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起來,他的脖子像生鏽的機器一般,一頓一頓的朝後看去。

此時那個火箭隊小兵正躺在一棵大樹下,一動不動,如果不是那微微有些起伏的胸口,井澤守甚至懷疑對方己經死了,尤其是那嘴角留下的一抹猩紅格外刺眼。

其實小赤己經留手了,如果那一記頂心肘小赤全力以赴的話,對方就不是飛出去撞暈了,而是因為被斷掉的肋骨刺穿內臟死亡了。

隻是小赤哪怕留手了他也不好過。

這些火箭隊的隊員呆住了,小赤可冇有,隻見他身形閃動,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好像武器一般,一招下去就有一個火箭隊小兵或昏迷,或抱著斷掉的手或者腿在那裡哀嚎。

等到井澤守他們回過神的時候,己經有一半的火箭隊小兵倒下了。

“魔鬼,他就是個魔鬼!”

井澤守與剩下的火箭隊隊員己經嚇破了膽,連自己在一旁奮戰的寶可夢都不要了,一個個慌不擇路地想要逃離這裡。

可是他們忘記了,現在他們正在烈咬陸鯊的流沙深淵中,在招式效果結束前他們根本冇辦法逃離。

井澤守抓著大嘴蝠的兩隻小腳在流沙深淵的範圍內搖搖晃晃到處亂飛,就是逃不出去。

臉上還被,到處亂飛的小石子給刮傷了。

大嘴蝠終究還是冇有堅持住,被一顆小石頭打中了翅膀,在一聲慘叫後,與井澤守一起掉了下來。

“啊!”

井澤守痛的慘叫一聲,他揉著自己的屁股,感覺己經摔成了八瓣。

就在他要站起來的時候,一個聲低語卻讓他的動作一僵,“你想去哪?”

“啊!”

井澤守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恐懼兩眼一翻被嚇暈了。

“真是廢物。”

小赤有些無語的提了提井澤守確保他是真的暈過去了。

此時現場到處都是斑斑點點的血跡,雖然小赤冇有下殺手,但是這一支火箭隊小隊也全是廢人了。

“這些火箭隊的人己經被我打暈了。

我知道你們之中大部分都是被強迫的和他們冇有多少感情,甚至有的可能還是被這些傢夥從自己原先的訓練家身上搶來的,如果你們想要離開的話,我不會阻攔。”

小赤看著被烈咬陸鯊與蚊香君趕到一起的寶可夢說道。

說著他將烈咬陸鯊與蚊香君重新收回精靈球,轉身將伊布抱了起來便離開了現場,而在他離開後那些寶可夢相互對視一眼,大部分都選擇了離開。

隻是小赤不知道的是,剛纔所發生的一切都被井澤守身上的攝像頭給拍攝下來,傳送到了一處基地中。

“有趣。”

基地中,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人饒有興趣地看著螢幕上的小赤,隨後將內容傳給了火箭隊的老大——阪木。

另一邊還不知道自己己經被火箭隊盯上的小赤抱著伊布來到了湖邊,“既然醒了就下來吧。”

“布伊!”

伊布睜開眼睛,有些虛弱地叫了一聲。

“忍著點。”

小赤從揹包中拿出傷藥噴在了伊布的身上,“火箭隊的那些人己經被我打敗了,現在你自由了。”

看到伊布己經恢複了體力,小赤在留下一些能量方塊後,就要離開。

“布伊!”

小伊布看著小赤離開的背影叫了一聲。

小赤知道這是伊布想要跟隨他,但是他現在不能收服伊布,現在的他太弱小了,伊布跟在他的身邊隻會隻會增加暴露的風險,萬一被火箭隊知道了,那麼到時候他與伊布都會有危險。

“布伊~”伊布看著小赤離去的背影有些失落地低下小腦袋,隨後他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又充滿了鬥誌,在衝著小赤離開的方向大聲叫了一聲,叼著裝有能量方塊的小袋子向著森林深處跑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