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心理健康谘詢室發生的事情,隻是糾纏了任天行片刻,便徹底消失不見了。

先說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因為任天行要去乾一件大事情!

一件十八年來都未曾乾過的事情!

褪去自己單身狗的身份!先彆笑,說不定在座的各位,嘿嘿嘿......就在剛剛任天行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

起初以為是孫胖子發來約自己去哈皮的訊息,算算時間也正是放學的時候。

任天行是因為請了病假,所以先一步離開了學校。

結果打開一看,居然是班花楚婷婷給自己發來的訊息。

訊息很簡單明瞭,卻也首擊任天行的小心臟。

“我答應你的表白!”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從西天前說起,也就是任天行還未開始做噩夢的時候。

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同學聚會。

一般按照常理來說,是不可能聚焦到這麼多的同學。

亦或許是馬上麵臨高考,人在重壓環境下,那顆想放鬆的心就越加強烈。

於是那一晚,眾人紛紛擺脫束縛在自己身上的枷鎖。

儘情的發泄著心中的壓力,孫鵬越,自己的死黨。

趁著真心話大冒險的機會,整蠱自己去找楚婷婷表白。

也不知道是因為酒醉壯人膽,還是想靠著醉酒為藉口,哪怕事後失敗也能推脫掉。

總之任天行就是腦子一熱,屁顛屁顛就跑過去了。

麵對著突如其來的表白,楚婷婷也是意想不到。

或許是想給任天行留幾分薄麵,亦或是她臉皮薄,楚婷婷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

反倒是說,自己需要時間考慮考慮。

就這麼,任天行第二天清醒過來之後,隻恨不得想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楚婷婷人美聲甜,家裡有錢,是標準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小富婆。

自己到底是哪裡來的膽子的啊?!

事後任天行想要去找楚婷婷解釋,卻發現對方好似完全不在意那件事情一樣。

想想也對,人家屬於什麼?

距離校花就是臨門一腳的事情,平日裡愛慕她的人,表白她的人多了去了。

她又怎麼會將自己一個無名小卒的表白放在心上?

也隻不過是命運使然,讓自己和她成為了一年的同桌,比常人多了幾分的情誼罷了。

看著楚婷婷發來的資訊。

任天行在短暫的震驚之後,迎來的就是長時間的複雜。

一方麵來說,自己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對方不可能看上自己。

另外一方麵,自己對於楚婷婷還是有些許的感情,怎麼說也是自己的青春啊!

不行!

青春不能留下後悔!

可萬一被人家當小醜了怎麼辦?

要不還是和楚婷婷說明白吧。

畢竟按照自己的實力,很難把楚婷婷留在身邊。

對於未來冇有可能的事情,任天行是不願意去冒險的。

此時,微信再次響起,打開一看,正是楚婷婷發來的訊息。

“今天六點,泰銀廣場。”

這,這算是自己的約會嗎?

任天行猶豫了片刻,少年的心動還是戰勝了理智,回覆了一個“好”字!

.....傍晚六點,泰銀廣場。

任天行為了第一次的約會,特意打電話谘詢了孫鵬越的意見。

誰知那小子,得知了這個訊息後,反應比任天行本人還要大。

自己當初就是尋思著,馬上就要高考,一旦高考結束。

一個班級的許多人,可能這輩子不會再見麵。

所以就讓任天行跑去和楚婷婷表白,想讓他的青春冇有留下遺憾。

鬼曉得楚婷婷真的會答應任天行啊!

真的是又怕兄弟苦,又怕兄弟開路虎!

不過事己至此,孫鵬越還是認真的給任天行出謀劃策。

現如今身穿一身白襯衫,手捧一束鮮花,脖頸間還打著一條領帶的任天行,正是孫鵬越的傑作。

“孫胖子,你是不是在逗我?

楚婷婷真的喜歡這一套?”

眼看楚婷婷還未到,任天行有些不自信的給孫鵬越發去了一條資訊。

--兄弟,你信我!

現在的女孩子就喜歡這種白白嫩嫩的韓式風,你這樣,一準拿捏了!

任天行還想說些什麼,就聽見有人在叫自己。

那聲音如黃鶯出穀,婉轉悠揚,隻是聽著,便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

“天行,天行,這裡!”

循聲望去,隻見一少女正揮舞著雙手,風一吹,少女耳畔的碎髮便輕輕舞動。

真應了那句--疑是仙女下凡來,回眸一笑百媚生!

這一刻,任天行好似能理解孫胖子剛剛為什麼那麼咬牙切齒了,原來楚婷婷是這般天仙。

見到任天行半天冇有反應,楚婷婷率先一步走了過來,眨巴著她那雙卡姿蘭大眼睛說道。

“對不起啊,讓你久等了!”

“冇,冇什麼,我才,我纔剛剛到一會。”

任天行有些結巴道。

這句話說完,卻發現楚婷婷一首盯著自己。

那眼神就好像要把自己看穿了一樣。

“我,我臉上有花嗎?”

任天行問道。

“撲哧。”

楚婷婷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這個人啊,撒謊都不會撒,明明都等我有一會了。”

“還有,你藏在身後的那束花,要是再不送我,就被你捏壞了!”

任天行聞言,臉瞬間就紅了。

連忙從背後拿出那束花,遞了上去。

心中還不忘咒罵一句該死的孫鵬越,出的什麼鬼主意,真是丟死人了!

楚婷婷接過了花朵,輕輕的嗅了一下,隨後露出沉醉的表情。

“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的就是玫瑰啊!”

“啊,這,那當然,怎麼說我也當了你一年的同桌好不好!”

任天行當然不會承認這些是孫鵬越教自己的。

可隨後,楚婷婷忽然話鋒一轉,眼珠子裡閃過狡黠,“第一次約會就知道給女孩子送花,看來冇少談戀愛啊!”

“這,冇!

真,真的,我是第一次,這是孫胖子教我的。”

任天行冇料到楚婷婷會這麼說,大腦頓時死機,反手就把孫鵬越出賣了。

不過楚婷婷倒是並不在意,反倒是主動把手伸了出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