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叫鹿葉,曾是大宋朝廷中一個不起眼的七品丹符師。

我師從玉翎門丹閣許洛,說來也是一段奇怪的緣分。

十歲那年,母親因為忍受不了父親的暴躁易怒,憤而丟下還在撒尿和泥的我回了孃家,而我很快也被賭鬼老爹賣給人販子,所幸在被倒賣的路上被恰好路過的師父救了下來,於是我就順手被師父收了徒,拜了禦靈門的祖師之後就開始學藝。

上山以來,跟師父學了六年的本事,每天冇有課業就是吃吃喝喝琢磨奇怪的丹方藥方,為此還炸了二十多回自己的小丹爐。

因此不論是師兄師弟還是師姐師妹,都覺得我平平無奇難堪大用,唯有師父平日裡對我疼愛有加,不許我受一點委屈,煉藥修法畫符這些更是傾囊相授,還教我做各種吃的,所以我決定我將來一定要好好報答師父。

但是我兩年前下山的時候,師父卻單獨囑咐我不要為朝廷做事,就是餓死,從山上跳下去,也不能吃那份皇糧。

當時我年少輕狂,覺得師父是警告我官場黑暗,於是便對師父承諾要從自己開始改變這個時代,可師父聽了卻說以後不要再叫他師父,就把我趕了出去。

而首到這個冬天,天煉閣同期的丹師或多或少的都升了官,唯有我兩年以來從九品爬到七品便再無變動,雖然在職期間冇有什麼功勞,卻也冇犯什麼錯,嗯...至少丹爐在這兩年裡冇有被我炸過。

於是乎我向閣裡提交了辭職申請,鑒於我冇有什麼功勞但也儘心儘力,朝廷發了我三百兩銀子準我回鄉。

“原來師父不讓我吃皇糧,是怕我丟他的臉啊……”想了想過去師父對我說過的話,又想了想如今自己的處境,果然還是師父懂得多,隻是不知他老人家是不是真的不願我再稱他為師父。

我歎了口氣,看著手中那輕飄飄的一張銀票,可也正是這張銀票,讓我以後的人生能過得相當優渥了,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揣進貼身的衣兜裡,開始思考接下來自己該去往何方。

“還能去哪兒呢?

回家?

那賭鬼老爹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孃親,怕是早就再嫁了,算了,不如買匹馬愛去哪兒去哪兒吧。”

既然無處可去,不如西海為家,於是我去錢莊換了些碎銀和幾張麵額小點的銀票,隨後就去市場挑了一匹看起來還算不錯的馬,膘肥體壯,通體栗色,毛皮水光油亮的,唯有額頭到鼻子的部分是一道醒目的白色,整匹馬看起來相當不錯。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賣家還要我簽個概不退貨的契約,不過無所謂啦,今後就是它帶著我走遍全天下了。

我開開心心的牽著馬,去買了鞍具,轡頭和長鞭,騎上馬,往東邊的山西走去。

傍晚的風吹得人很舒服,我撫摸著馬兒的鬃毛,突然想起來還冇給它取名字。

叫什麼好呢?

追風?

鐵馭?

名字太硬氣的話,會不會壓不住啊?

要不就叫蘋果吧?

好聽還好吃。

“給你取名叫蘋果怎麼樣?”

我拍了拍它的馬頭,它晃了晃腦袋,回了我一個相當響亮的響鼻,我們就這樣往東邊走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