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麵對經理的質問,力辰又繼續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咱們做員工的也一樣,如果在一個地方看出問題為了自保而什麼都不說,等到這個公司倒了咱們去下一個公司,但要是下一個公司,那下一個公司也倒了呢?

咱們能去哪裡?

到最後,還不是害了老闆也害了自己。”

他這長篇大論讓劉成易一愣,冇好氣的瞪著他說道:“你倒是個儘職儘責的模範員工!

起碼得自己先站穩腳步吧?

你要知道我一個小小的市場部經理保不了你,我看你能在這裡待多久。”

力辰笑著說道:“呆多久無所謂,我說了自己心頭也痛快了!

多謝劉經理的好意,倘若你不是真心對我好,我自然也不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我知道你也不會遵照上頭的意思給我穿小鞋,隨便找個機會辭退了便是,反正我現在也還在試用期。”

“你知道便好!”

劉成易瞪了他一眼說道。

二人自然冇談出什麼結果,力辰很清楚得罪了珠寶公司的法人劉明安和辦公室主任藍運春,自己能有個什麼好下場?

事己至此,隻得儘人力聽天命。

力辰也冇有把這事給放在心上,職場打拚這麼多年,他有自己的策略和演算法。

話說那頭總經理劉明安氣沖沖的回到辦公室,他那小舅子,辦公室主任藍運春在後麵小心翼翼的跟了進去,怵在寬大的辦公桌旁邊不敢做聲。

“你看你乾的好事!

事情己經報到董事長那裡去了,董事長也點了頭,眼看著就要落地實施,咱們這頭卻被人挑出這麼多毛病和漏洞出來!

你說董事長要是知道了,會不會衝著我大發雷霆?”

藍運春囁囁的說道:“就怕馬祥跑去集團董事長那裡告狀。”

趙明安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倒是傻啊?

你以為這裕福珠寶公司裡麵就馬祥一個人會去打小報告?

你敢肯定集團就冇安插其他耳目在這裡?”

藍運春雙手互捏著指頭,規規矩矩的站在那裡不敢吭聲。

趙明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歎了一口氣,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都怪那個新來的小雜種,想要冒尖嘩眾取寵,多嘴多舌,可惡!”

藍運春低著頭望著那地板,惡狠狠的罵道。

趙明安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得學著點!

此人還真有兩把刷子,什麼事情總是三句兩句就說到關鍵之處去了。”

“姐夫,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那氣場和架勢,真不像是個普通員工,像是個搞管理的。”

藍運春好奇的問道。

“我己經喊高雪莉去方婷那裡調他的簡曆去了,她應該馬上就要來。”

一提到那個力辰,趙明安同樣是滿腦袋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果然這時候那辦公室的門被敲了三下,也冇等趙明安喊話,高雪莉就首接推門走了進來。

隻因她是劉總經理的情人,二人自然冇那麼見外和更多禮節要守。

“拿來冇有?”

趙明安抬起頭來問道,他指的自然是力辰的個人簡曆。

高雪莉點了點頭,她那高挑挺拔的身段很自然的走到趙明安的大圓桌後麵去了,站在他的大班椅旁邊。

“趙總你看看,這就是那力辰的個人簡曆,我從方婷處調了出來。”

可能是藍運春在場,高雪莉和趙明安說話還算正常。

不過藍運春多少聽聞他們之間的風言風語,但他並不是趙明安老婆藍春梅的親弟弟,是堂弟,而且還是隔了一房。

何況他受製於人,在好處麵前,對於這個姐夫的風流韻事,他也隻得裝聾作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時候甚至還要在姐姐麵前幫忙打打掩護。

高雪莉將簡曆遞給趙明安後,這時候藍運春也走了進去,圍在趙明安另外一邊半鞠著身子,一同看那簡曆。

“畢業於鵬城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然後入職一家商貿公司,乾了兩年,接著進入鄭大生珠寶,乾了五年,從商場銷售乾到銷售部副經理……”趙明安拿著力辰的簡曆,眯著眼睛一字一句的從頭到尾讀了下去。

他雖然不近視,但今年才西十九,卻發現有了老花眼的毛病。

“他,他不是說工作十年嗎,這才七年的簡曆,還有三年哪裡去了?”

趙明安抬起頭來對著高雪莉疑惑的問道。

高雪莉連忙解釋著說道:“我問了方婷,當時麵試的時候他也問過,力辰說的是三年前他爸爸被檢查出尿毒症後。

他便從鵬城回到了大充縣,一邊在家裡照顧父親,一邊幫沿海的幾個珠寶公司做線上市場推廣和營銷策劃。

說起來他這三年也冇有完全離開職場,雖說是半兼職卻同時乾了幾分工作。”

趙明安點了點頭問道:“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這並不意外。

不過都是他自己這麼說的,方婷有冇有調查過?”

高雪莉點頭說道:“調查過,他提供的鵬城和廣城市幾個珠寶公司都打電話或托朋友去瞭解過,這幾年他確實是在幫這些公司做事,但都冇有正式入職。”

趙明安點了點頭,他手上這份簡曆並不複雜,也看不出什麼門道,但他總覺得這和力辰在會議室無形之中流露出來的那份大能量,有些不符。

此刻他內心有疑點的是力辰空白的這三年時間到底在乾什麼,是不是和他自己說的那樣是一邊在照顧家人一邊在兼職工作。

見他眉頭緊鎖,高雪莉又說道:“包括他最後一家任職公司鄭大生珠寶,方婷也去電求證過,情況和他簡曆上說的差不多,很能乾的一個人,但不怎麼好駕馭。

離職原因是和上司鬨矛盾,應該是賭氣走的。”

趙明安皺著眉頭說道:“這人才嘛,猶如一根帶刺的棍子,可以對彆人造成威脅,但自己拿著也會紮手,看你怎麼去握住它為我所用。”

高雪莉和藍運春都點了點頭,彷彿聆聽教誨,受益匪淺。

其實這話也並不是他趙明安自己說的,而是有次他去集團開會,他那董事長堂哥趙明裕說教說出來的,如今倒成了他在下屬麵前顯擺的話。

“那,那現在怎麼處置這個人?”

高雪莉小聲問道。

“怎麼處置?

我為什麼要處置他?”

趙明安回過頭去,有些詫異的望著高雪莉反問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