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的風範

90年10月28日 蔡瑞益院長

經文:創世記二十二章:1-19節

  在聖經裡面有好多位屬靈的長者,成為我們的激勵,今天我們來思想亞伯拉罕的生命,成為我們的幫助。

  亞伯拉罕七十五歲時,上帝召喚他離開吾珥,往上帝應許之地去,他有信心,心胸寬大,他的姪子羅得與他相爭,他讓羅得先選擇地方,不願意與羅得相爭;在羅德遇到困難需要幫助,他帶著家人去幫助羅得,不計前嫌;他還關心人,上帝要毀滅所多瑪城的時候,亞伯拉罕還為這個城市向上帝禱告,我們看到亞伯拉罕是關心別人,一個代禱的人。從這一位長者身上,我們要學習成為一個更加愛上帝的人。

  在台灣,這一兩年的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人心普遍消沈,在這個時刻,我們基督徒仍然可以愛主。我們可以從四個方面來思想。亞伯拉罕獻以撒是早期的事情,上帝將這個試驗臨到亞伯拉罕的身上是在「這些事」之後,是在他得到以撒之後。當他要離開吾珥的時候,帶著家人、牛羊,唯獨沒有帶著兒女,上帝應許亞伯拉罕的後裔要像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多,在那個時候,亞伯拉罕並沒有任何一個兒女,但是他憑著信心向前走,他們夫妻一定常常談著這個問題,上帝的應許要如何成就呢?在當時,如果沒有兒女繼承父親的產業,在家中最久的僕人可以接受主人的產業,我想亞伯拉罕夫婦一定希望自己能有兒女繼承產業,所以撒萊就建議亞伯拉罕與夏甲同房,生下以實瑪利,可是這並沒有帶來家庭的幸福,亞伯拉罕的重心轉移到夏甲的身上,撒萊心理不能平衡,就以她的權利苦待夏甲,造成家庭的風波,上帝對亞伯拉罕說:這不是我要給你的,一直到亞伯拉罕九十九歲時,上帝向亞伯拉罕夫婦顯現,在明年的這個時候,將會有一個孩子,他們不太相信,因為那時撒萊已經過了生育的年齡,但是亞伯拉罕仍然相信,上帝就以此為他的義,果然在他一百歲的時候得到以撒,老來得子,他的心裡一定非常的喜悅。

  上帝將這個試驗臨到亞伯拉罕的時候,以撒已經是可以背負柴火的年紀了,這一段時間內,我相信亞伯拉罕的心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他一定希望這個孩子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所有的重心都擺在這個孩子身上。上帝這個時候對亞伯拉罕說,將這個孩子獻給我。上帝是不是嫉妒人喜歡自己的孩子?上帝是殘忍的嗎?我想上帝是要亞伯拉罕調整自己中心點的所在,亞伯拉罕的心裡所愛的會不會已經取代了上帝原先給他的託付,「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這就是亞伯拉罕七十五歲蒙召,上帝所託付他的使命,當他的心已經偏移重心轉移的時候,上帝要重新提醒他,內心真正關心的是什麼?上帝給亞伯拉罕的試驗,不是因為上帝殘忍,要奪他的所愛,要藉這個試驗來重新提醒亞伯拉罕心中所愛的是什麼?所愛的對象是誰?感謝上帝,這位長者很快的調整他的中心點,回到上帝的身上。很多時候一些試驗臨到我們,我們真的不明白上帝的意思,但是我相信上帝的意思是好的,是要我們中心點重新被調整,到底我們是不是偏離了中心點,我們的目光在哪裡?我們愛上帝,不會因著環境改變而改變,仍然要把我們的目光放在上帝的身上。這位長者給我們留下模範。這個試驗臨到,是要他調整他的中心點,從以撒的身上回到上帝身上。

  我們從這一段事件中可以看到信仰重要的真理:奉獻。假如我們沒有達到這種程度,信仰是不是真的是我們生命中所關懷的,有一位神學家曾說「信仰就是一個人內心最基要的關懷」。意思就是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和信仰相比擬,而且甘心樂意的為信仰委身,達到這樣的境界才是真實的有信仰。信仰真的是我們心中所關心的,而不是可有可無,「信仰不是我們家的花瓶,可有可無,信仰是我們最重要的一種關懷」。911之後出現一種信仰-恐怖主義,恐怖份子為他們的信仰,做一些委身的工作,我們基督徒的信仰是不是也值得我們的反思,我們能為信仰擺上些什麼?你真的愛上帝的話,就要愛人如己,愛上帝的心要在信仰上有所委身才能真正表示對信仰的認真。

  保羅在講述自己委身時勸勉,「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馬書十二:1。當時輕視僕人,一個人不喜歡他的僕人,可以把僕人送到市場去變賣,僕人身上所掛的牌子隨著主人更換。有一些殘忍的主人用烙印的方式在僕人身上做記號,這個僕人就無法逃跑。保羅從這種代價中看我們這一群基督徒應當要來事奉我們的主,因為耶穌基督已經附上代價,而這樣的代價是沒有人可以比擬的,我們理當如此事奉。保羅不用金錢來衡量,他說「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他用愛做出發,勉勵我們來全然的委身於上帝,委身給上帝是享受到愛上帝的那種喜樂,而不是被強迫!

  我有一次到土城看守所看一位受刑人,他被判死刑,因為通常是執行死刑之後才會通知家屬,在訴訟的過程中,他們知道可能執行死刑就在這一兩天了,所以她的母親希望我陪她一起看他,當警察要我們離開的時候,他的母親很捨不得,跟看守所的人員說:「讓我的孩子出去,我願意留下來。我承認我的孩子不好,對社會造成損害,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這畢竟是我十月懷胎所生下的骨肉,是我心頭的一塊肉。」當然我們的法律是不可以這樣的,但是在這一剎那中,我體會到一個重要的道理,從信仰的觀點來說我們理應受到刑罰,但神的兒子竟然為我而死,如果真的有一個人可以代替受刑人,這個受刑人有良心的話,他一定不會逃之夭夭,他一定會想這個人家裡有什麼人要照顧,有沒有未了之事,我應該要代替他,這是一般人的想法。聽說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代替的強盜,在耶穌死之前跑去看耶穌,離開的時候,他說「他為我死,我願意為他而活。」這就是保羅在羅馬書十四章所提到的,我們不是為自己活,而是為耶穌而活。就是要到這種信仰的層次。受到主愛的感動,所以也願意全然委身,而這種委身也享受到愛主的喜樂。

  亞伯拉罕願意全然獻上以撒,因為他知道這個孩子是上帝賞賜給他的,如果上帝願意,他也願意全然獻上。亞伯拉罕要將以撒獻上,也要面臨很大的為難;情感上的困難,若是將以撒獻上,要如何跟撒萊交代?所以亞伯拉罕將僕人留在山腳下,好讓僕人不會攔阻,也讓僕人回去不致被責怪;他也可能衡量過宗教性的問題,因為在聖經記載我們的上帝從不允許以人當作祭物,既然上帝不要人做祭物,為何要亞伯拉罕獻以撒?亞伯拉罕知道上帝的屬性,雖然與信仰不相同的作法,但既然聽到上帝的話,他願意全然的獻上,願意用實際的行動來表達對上帝的愛,這種實際的行動勝過千言萬語。上帝愛我們,不只用言語的表達,用實際的行動來表達,「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上帝愛我們並不只是說說而已,祂用實際的行動來印證祂的愛。

  我很少有機會分享自己獻身作傳道人的見證,星期五的時候,有兩位年輕人來找我談,有意獻身作全職傳道,吃飯的時候,他告訴我有家庭經濟的困難、有事業理想的計畫,很想作傳道,但是有這些困難,我就跟他分享自己的經歷。我是在1970年在唐崇榮牧師的培靈佈道會中決定全職奉獻,那時我才大學二年級,當有這樣的決定時,我就積極的準備充實自己,一直到大四,真正要付諸實現的時候,我發覺有困難。我的困難是從我的家庭而來的。我在嘉義的鄉村長大,能夠讀書的人不多,我父親很鼓勵我繼續唸書,後來我考上台南一中、成大,我的父親從不要求我什麼,只是以我的成績為榮,如果他知道我要獻身作傳道人,不知會如何?我們覺得能作傳道人是上帝的恩典,在一般人心裡卻認為作牧師是沒前途、沒錢途,我可以體會我父親的為難,因為培養一個孩子是非常的不容易,在朋友的眼中也許會覺得沒面子。我心裡非常作難,要怎麼告訴我父親。大學生畢業後有幾條路可選:升學、服兵役、準備托福、退役後找工作,我選的是特別的路,真不知要如何開口,我想是不是要延後時間,是不是等到讀完博士再走奉獻的路,或許到時候父親就不會再管我要作什麼,也許這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一直到有一天,我在靈修的時候在桌上看到一本海外宣教雜誌,寇世遠監督的講道稿中提到有些人常常奉獻一把空氣,有一個教會用奉獻袋收奉獻,有人可能在那一天不方便,為了不讓人知道他沒奉獻,所以將手伸到口袋裡假裝有奉獻,其實只是奉獻了一把空氣,寇監督說,可能我們不會這樣做,但是就有些人是這樣的心態,假如在禱告的時候想要獻身給上帝,假如說在分享的時候告訴別人他要奉獻給上帝,可是一直沒有行動,這樣,就是奉獻一把空氣給上帝。

  那天我讀到這裡,好像上帝跟我說話,從我決志要從事牧職,也讓我的朋友感覺是要從事牧職的工作,但是到現在都沒有行動,所以那天早晨,我再一次的向神委身,求神給我半年的時間,如果真是要走這條路,我願意不回頭。但是上帝給我三個月,我就做了這樣的決定,要奉獻成為傳道人。經過這麼多年,我從不後悔做了這個決定。

  我們不能奉獻一把空氣,要用行動來表達我們愛主耶穌的心,亞伯拉罕願意將自己所愛的以撒獻給上帝,上帝知道他的心,所以為他預備了一隻羊,讓亞伯拉罕當作祭物,這是上帝的預備,這是我們所熟悉「耶和華以勒」的由來。上帝愛我們,上帝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超出我們所求所想的。

  今年六月份的時候,我邀請韓克安牧師來作我們畢業典禮的講員,同時擔任廈門浸信會50週年培靈會的講員,等到他要回國的時候,有一位弟兄打電話來說要我們將韓牧師早一點送到機場,我們覺得很奇怪,原來他是要將韓牧師的機位換到商務艙,因為韓牧師身材高大,為了要節省教會經費,所以韓牧師訂經濟艙,這位弟兄想要讓韓牧師坐商務艙,他跟我說,就算不能為韓牧師安排商務艙,他也要讓出自己的位子給韓牧師。這位弟兄是七十幾歲的老弟兄,韓牧師是八十幾歲的老牧師,這位弟兄用實際的行動來愛他的牧師。在機場,我真的體會到上帝對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超出所求所想的。

  保羅對提摩太也有提醒,對教會中年長的弟兄姐妹要視如自己的父母,彼得也說,年幼的要順服年長的。教牧書信一直強調教會中的倫理,我們的教會也應當如此,「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其他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