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主耶穌

93年2月1日 蕢建華牧師

經文: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

  序言:耶穌走的不是一條易路;主耶穌自願走上十字架這條痛苦和羞辱的道路,祂選擇這樣的一條路。但是祂看見這是榮耀的事,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這樣禱告說:「父啊!願你榮耀你的名!」(約十二:28)祂也看見這是喜樂的事,希伯來書的作者也說:「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來十二:2b)因為祂深望得到父神的喜悅,而走上了十字架的道路。

  認真的面對耶穌的呼召;每個真正跟隨主耶穌的人,都會面臨走十字架的道路,曾經有一位婦女得知她所懷的嬰孩是個弱智兒,但是她拒絕及早流產的建議,還是把這小生命生了下來,並加倍的照顧他。又有一位信託投資的推銷員,因為對投資風險的問題,他主張要誠實,而情願失去這份工作。在羅馬尼亞革命之前,有一位律師,公開承認耶穌基督是他的救主,因而失去了專業律師的地位,不得不去從事粗重的工作。以上所提到的三位皆是基督徒,他們認真的面對耶穌的呼召,也是我們要學習的。因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十六:24)跟隨主耶穌去走十字架的道路,是要付出很高的代價,然而,這是一條走向喜樂、滿足和榮耀的道路。

  耶穌呼召三位門徒;今天的經文後半段中,也提到耶穌呼召三位跟隨祂的門徒,耶穌對他們所說的,讓我們來反省及思想,我們跟隨主的態度又是如何?:第一個要跟隨主的人,他說:「你無論往那堨h,我要跟從你。」他有這堅定的委身與決心是不錯的,但這跟隨主是要付上代價的。所以,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要知道跟髓主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事。第二個門徒有一些考慮,當耶穌呼召他時,他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看來他是孝順的,他要先去盡完孝道,在猶太人來看,這是重大的事,祭司平常不得碰死屍,是不潔的,但在自己的親人過世時,是被允許的。但耶穌卻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上帝國的道。」耶穌看這不是倫理的問題,而是時機的問題;意思是人死後審判已定,但那些還在世的人,要把握時機,傳揚上帝的國的道,使他們能信福音而得救,這才是重要的事。第三個人的回應是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堛漱H。」他重視人際關係,對他的家屬親情還放不下。耶穌說:「手扶著犂向後看的不配進上帝的國。」保羅也告訴提摩太說:「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二:4)要他不要分心,往事只能回味,不要沈溺在過去美好的回味中。若過去有不好的經驗,則影響人的信心,使人心灰意冷。因此,不要回頭看,祂不要沒有完全奉獻的人,否則,就不配走捨己的道路,也不配進上帝的國。保羅要我們向前直奔,說:「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堭q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3-14)

  耶穌呼召我們來服事;耶穌在世時的呼召,祂要呼召門徒來跟隨祂,因為福音的工作不是上帝一個人的事,否則上帝一句話事就成了,聖經說:「因為出於上帝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一:37)詩篇也說:「因為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三十三:9)祂要拯救世人,其實,只要說一句話事就成了,也就不需如此大費周章,還要差遣獨生愛子來到世上,為世人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就如猶大帶了一群人並帶著刀棒來捉拿耶穌,「有跟隨耶穌的一個人,伸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個耳朵。耶穌對他說:『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太二十六:51-54)其實,上帝自己做還比較快些,不需呼召門徒,還要去訓練他們來完成上帝的使命。但是,上帝賜人自由意志來得救,不是由於上帝自己的作為單方面來完成。

  我自己過去的經驗,曾經訓練年輕人參與教會的文字事工,在教會中發行「代禱月刊」,教他們如何邀稿、排版、校對、送印、與裝訂等等,為了訓練他們,我要花更多的時間,並且還會錯誤百出,有時我真想求人不如求己,自己來還快些,而且品質也會好些。但訓練同工是要有耐心,要不厭其煩的教,要付上代價,最後才會有更多的同工,並能享受其成果。

  耶穌用了三年半的時間,從呼召門徒、教導門徒、訓練門徒,差遣他們出去傳道,建立上帝的教會,乃是要人接替這重大的福音使命。這是有價值的,要有人跟隨主耶穌也是有必要的,因而耶穌呼召十二位使徒來跟隨祂。並差遣兩個兩個門徒出去,同時還差遣了七十個門徒出去,並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路十:2)

  我們要如何跟隨主耶穌?ヾ請耶穌進來同住;就如約翰與兩個門徒在一起,其中一個是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他見耶穌行走,就說:『看哪!這是上帝的羔羊。』兩個門徒聽見他的話就跟從了耶穌。耶穌轉過身來看見他們跟著,就問他們說:『你們要甚麼?』他們說:『拉比!在那埵瞴H』耶穌說:『你們來看。』他們就去看祂在那埵瞴A這一天便與祂同住。」(約一:35-39)他們與主耶穌同住,就更深的認識祂。我們也要請耶穌進到我們生命中,做生命的主,使我們親近祂,有靈修,得上帝的話,認識祂。

  ゝ照耶穌的旨意行;當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如工程師在建造房屋前有完美的藍圖;藝術家在創作前有精密的構思,上帝對我們每個人也有祂的計畫與引導,一切由上帝作主、決定,要讓主走在前頭。如「他們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穌在前頭走,門徒就希奇,跟從的人也害怕。耶穌又叫過十二個門徒來,把自己將要遭遇的事告訴他們。」(可十:32)今天的經文(路九:51-56),耶穌要到耶路撒冷去,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而他們要為主預備道路,他們記得以利亞所行降火燒祭壇的事,(參王下一章)他們跟隨主已久,看過耶穌所行的神蹟,知耶穌的能力是更大,若燒滅他們就可以樹立威信。但耶穌的提醒,當受差遣不要自作主張,不可不照主的旨意,主耶穌來到世上,是要救人的性命,不是要滅人的性命。又如「有許多百姓跟隨耶穌,內中有好些婦女,婦女們為祂號咷痛哭。耶穌轉身對他們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因為日子要到,人必說:不生育的和未曾懷胎的、未曾乳養嬰孩的有福了。』」(路二十三:27-29)意思是她們不明白耶穌的死,不是好人含冤而死,也不是殉道而死,祂的死完全是為成就救贖大功,如同英雄走上戰場,要打敗罪惡與死亡的權勢。所以,當為自己及自己的後代哀哭,因為耶路撒冷棄絕及殺害上帝的兒子,將來必要受審判,而沒有後代的有福了。

  效法耶穌的一切;今天經文所記,耶穌的關心,傳道與愛人,皆是我們跟髓主耶穌的人要學習及要行的。耶穌帶門徒的方法,是與他們一起生活,無論是傳道、醫病、趕鬼等皆示範給他們看。例如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耶穌出來照常往橄欖山去,門徒也跟隨祂。到了那地方就對他們說:『你們要禱告,免得入了迷惑。』於是離開他們,約有扔一塊石頭那麼遠,跪下禱告,……。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禱告完了就起來,到門徒那堙A見他們因為憂愁都睡著了,就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睡覺呢?起來禱告!免得入了迷惑。』」(路二十二:39-46)

  跟隨的目標是主耶穌;一次「約翰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看見一個人奉你的名趕鬼,我們就禁止他,因為他不跟從我們。』耶穌說:『不要禁止他,因為沒有人奉我名行異能,反倒輕易毀謗我。不敵擋我們的,就是幫助我們的。』」(可九:38-40)不要抵擋奉主名的人,我們跟隨主皆是效法主,目標是主,不是要跟隨別人,保羅也對哥林多的教會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十一:1)保羅所說的目標,不是單單指像保羅,而最終是指像基督。

  當我們如同馬太福音所說的兩個瞎子遇見主,得醫治、看見主後,就跟隨了主耶穌。(太二十:29-34)我們遇見了耶穌,是否也看見祂的神性,看見祂的偉大,就跟隨了耶穌,還是為了其他的目的。就如「有許多人,因為看見祂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蹟,就跟隨祂。」(約六:2)或一次「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喫餅得飽。』」(約六:26)甚至我們都有與親愛的人親近的機會,但是否是為了名利與地位?如「西庇太兒子的母親,同他兩個兒子上前來拜耶穌,求祂一件事。耶穌說:『你要甚麼呢?』她說:『願你叫我這兩個兒子在你國堙A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將要喝的杯,你們能喝麼?』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我父為誰豫備的就賜給誰。』」(太二十:20-23)這兒看見他們跟隨的私心,但耶穌所走的路是奉獻、犧牲、救贖的道路,我們是否願意走這個?是否願意委身在這大使命中?而不是為肚腹,也不是想坐天國的大位。

  末世跟隨主要謹慎;當門徒問耶穌末世的預兆,甚麼時候有這事呢?這事將到的時候會有甚麼兆頭呢?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不要受迷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又說:『時候近了,你們不要跟從他們。』」(路二十一:8)耶穌如閃電般的來到,我們要注意,不要跟隨假基督。耶穌在末世的日子將到時說:「人將要對你們說:『看哪!在那堙A看哪!在這堙C你們不要出去,也不要跟隨他們。』」(路十七:23)保羅也在使徒行傳中提醒說:「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徒二十:29-30)所以,在末世時代有許多假基督、假先知要來,我們在跟隨主的事上,要特別謹慎小心。

  結語:跟隨主耶穌的人當有印記在我們的身上;當有為主所受的創傷,辛勞事奉所留下的皺紋,或服事的成果等等。有一故事說到耶穌升天後數十年,有一些青年基督徒被捕,送到羅馬皇帝前受審,因為他們是耶穌的母親馬利亞的近親,怕他們造反想做王,故被拘拿來偵訊,他們對皇帝說:「我們都是辛勞工作的農民,絕對沒有作皇帝的野心。」便舉起粗糙的手給皇帝看,並說:「皇子的手是這樣的嗎?」因而他們全部被釋放。今天我們見主面時,我們說:「主啊!我們是跟隨您的。」那我們的印記在哪裡?

[其他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