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的意義

93年4月4日 蕢建華牧師

經文:哥林多前書一章17-25節

  序言:「古舊十架」這首詩歌的作者是喬治牧師(George Bernnard),於1873年出生於美國,喬治牧師是在救世軍的聚會中信主的,結婚以後,與太太一同進入救世軍服事,後來擔任了公理會的牧師。

  1912年的一天,他開始深思十字架的意義,並且思考到保羅所提及在基督受苦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的意義,在經過禱告與默想,耶穌釘十字架的事件就活化在他眼前,使他深深的體會到,原來福音的中心就在於十字架,於是他在1913年寫了這首詩歌。

  這首詩歌原本是一首平凡的詩歌,內容只是高舉十字架,但它被稱為二十世紀最受喜愛的詩歌,它真實的描寫了在各各他的山上,救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了我們的罪受苦而死,祂是無罪的,卻擔當我們的罪,甘心受苦且死在十字架上,因此,對於每一位基督徒來說,十字架雖是羞辱、痛苦的記號,卻是我們最喜愛的;十字架雖然染著血,卻是美聖的。我們都可以深深的感受到:「若沒有十字架,就沒有救贖;若沒有主耶穌,就沒有盼望。」祂這樣的愛臨到我們,我們在這世界還有什麼可以誇口、可以倚靠的呢?副歌就以宣告的旋律表明自己信仰的立場,原來世上已經沒有什麼可誇,我只愛高舉這十字寶架,而此十字架將是我一生一世的榮耀,直等到在主台前見主面的那一刻;我都願意效法基督耶穌,背負著榮耀的十字架,背負著上帝永恆計畫中,所託付的神聖使命,一直到天家。

  一、「十字架的道理」今天的經文是保羅所說的「十字架的道理」,希利尼人是求智慧,他們認為真理應該是哲學家所傳授的,所以,這些當代知識份子的領袖,如何叫他們去尊敬或相信一位在二、三十年前在彼拉多手下被釘十字架的猶太人。猶太人是要神蹟,「十字架的道理」在猶太人認為是「絆腳石」,因為猶太人不相信他們的彌賽亞——救世主會在十字架上受羞辱而死。在外邦人認為是「愚拙」,然而,歌林多人相信了這個不用「智慧的言語」所傳的「十字架的道理」,並且證明它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這道理如果只是一套哲學,只有少數當時受高等教育的人才能明白,這就不是全人類的福音。這「十字架的道理」,是上帝的智慧;受過高等教育的保羅,相信上帝的愚拙總比人智慧,上帝的軟弱總比人強壯。

  認識「十字架的道理」就要認識它的「愚拙」,因為它被人看為「絆腳石」,就如保羅所說:「弟兄們!我若仍舊傳割禮,為甚麼還受逼迫呢?若是這樣,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加五:11)

  不信的原因是什麼?首先,在人看釘十字架的主,看上去似乎是一位失敗的主,軟弱無能的主。如果說十字架能顯示力量的話,那只是顯示了羅馬帝國施行釘十字架的力量;對受十字架刑罰的人來說,十字架是軟弱的標記,是完全無能的象徵。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旁觀的人也都在譏笑、戲弄祂,因為祂不能救自己——看來,連祂的上帝也不能救祂。

  第二,十字架是最野蠻的刑具。被釘十字架的人是要經受極大的痛苦;在羅馬帝國,這種刑罰主要被用來懲罰奴隸,使他們順服而不敢逃跑。這種刑罰也用來懲罰叛國者,因著他們叛國的行動而喪失了羅馬公民的權利。最後,這種刑罰還用於對待那些反抗羅馬統治者的百姓,如猶太的革命黨人。釘十字架不單是處死犯人而已,更是施加極大的痛苦在犯人身上,犯人在釘十字架之前常常要遭到皮開肉綻的鞭打,要忍受很長時間的,令人恐怖、痛苦,才慢慢死去。

  第三,十字架還是羞辱的記號。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羞辱,不單是被當作罪犯而處死,也在於祂所經歷的死是最野蠻、最痛苦的死。更在於在公眾面前,毫無尊嚴,把祂的衣服悹堨~外全部被剝光,懸挂在十字架上羞辱而死,這是加在祂身上最大的侮辱。歷代基督徒藝術家,在創作耶穌釘十字架的場面時,都將羞辱的這一方面有所掩飾。但他們沒有掩飾基督的流血、荊棘冠冕、肋旁的槍口,唯獨對基督的赤身露体有所遮掩,用一塊布圍在腰部來遮掩。

  從以上來看,要稱這位釘十字架的耶穌是人類的救主、宇宙的主宰已經令人不可思議;若要說這個「十字架的道理」就是福音,是好消息,更是難以接受。如清朝高官李鴻章曾提出疑問:「一向崇尚武力和競爭的西洋人,為什麼會崇拜一位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失敗者?」不可否認的,十字架的確有它軟弱的一面,福音書的作者也沒有掩飾它,如果「十字架的道理」只有軟弱的一面的話,就根本談不上是福音,只能稱為惡耗。但被釘十字架的耶穌的福音卻全然不同,因為十字架還有大能的一面。保羅說:「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上帝的大能。」(林前一:18),又說:「祂因軟弱被釘在十字架上,卻因上帝的大能仍然活著,我們也是這樣同祂軟弱,但因上帝向你們所顯的大能,也必與祂同活。」(林後十三:4)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所以,「十字架的道理」是上帝的智慧,而十字架成為得勝的象徵,是我們的榮耀。

 

二、基督釘十字架是一個歷史事實:

  當我們談到聖經中耶穌釘十字架的事時,根本不需要使用完全主觀的方法去說明,因為全世界都已經承認;「以現代史評的標準來看,在過去的歷史中,耶穌的釘十字架是其中一件最可信的事。」事實上,非基督徒中會懷疑童貞女生子、耶穌的神蹟和復活現象的人,他們也承認釘十字架是耶穌一生中,確實可靠的歷史事實。任何嚴謹的現代歷史學家,無論是否相信耶穌的復活,也都相信祂是一位歷史人物,並且曾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在耶穌的時代,釘十字架和鞭打是常見的事,其過程人人都曉得,沒有必要詳細描述,因此聖經上只寫著:「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太二十七:26)所以我們對耶穌釘十字架的事,僅僅看成一個事件,整個過程中經歷的可怕情況是沒有概念,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網路上有一位醫生(C. Truman Davis)發表一篇文章,他從生理和解剖的觀點,使我們能夠深入的看到,主在受難過程中所必定經歷的事情,拿撒勒人耶穌的身體,在最後幾個小時所遭遇到的怎麼樣的折磨呢?

  當兵丁把十字架重重的橫木綁在主耶穌肩上,祂和另外兩個強盜由一位百夫長帶隊,緩緩走到行刑的地點——各各他,這一段路大約六百公尺。儘管主耶穌盡其所能的向前走,但是木頭的重量,加上先前已流了許多血,於是祂跌倒了。這時粗糙的木頭劃破、札進祂頸項和肩頭的皮膚與肌肉。祂嘗試著要站起來,但是沒有足夠的力氣。不願耽擱時間的百夫長,抓住圍觀的一個古利奈人西門,叫他替主耶穌背那塊木頭。到了執刑的地方,耶穌再度被扒光衣服,釘十字架開始了。兵丁拿苦膽(一種輕度麻醉劑)調的酒給主耶穌喝,祂沒有接受。西門把橫木放在地上,然後把主耶穌放在木頭邊,肩膀靠在那根木頭上。此時一個兵丁在主耶穌一邊的手腕找著沒有骨頭經過的地方,將一根方方的粗鐵釘從祂手腕的那裡深深釘進木頭去。釘的時候他們特別注意不使兩臂伸得太緊,讓犯人有一點屈張身體的空間。然後他們把橫木和直木固定好,再在直木上端釘了一個牌子,寫著「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主耶穌的左腳是與右腳疊在一起向下,腳趾朝下,用釘子穿過腳背釘在木頭上,讓兩膝略微能彎曲,之後就將十字架豎了起來。

  在十字架上,當主耶穌身體的重量使得身體墜向下時,手腕裡的正中神經( median nerve,一條在手腕及手掌中間經過的粗大神經)被釘子用力壓迫到;閃電般的劇痛從手掌穿過手臂到達頭腦,從頭到手痛的好像要爆炸那樣。當祂反射式地用腳將身體頂上來一點時,全身的重量就加在兩隻腳壓在那根釘子上;又是火燒撕裂般的劇痛,從中足骨( metatarsal bones )間的神經發出來。在這樣痛苦的掙扎中發生了另一個現象;手臂漸漸疲乏無力,肌肉開始一陣陣劇烈的痙攣抽搐,造成連續不斷、要命的劇烈痛苦。這時候主耶穌失去了控制雙臂肌肉的能力,軀幹垂掛在兩臂下,大胸肌麻痺了,肋間肌沒有辦法工作;空氣可以吸入肺裡,可是沒有辦法呼出來。主耶穌掙扎著把身軀頂上來一點,好稍稍換一口氣,於是祂肺中和血液裡的二氧化碳濃度升高到一個程度,肌肉痙攣稍稍緩和了點,最後所能擠出來的一點氣力,他把扯裂的腳向那根釘子拼命一蹬,把腿伸直,換了最後一口氣,說道『父啊,我將我靈魂交在你手裡。』說完他就死了 。

 

三、十字架的意義:

  從以上得知十字架本身是一種極度殘忍的刑具,只有重刑犯才會被判受這種酷刑。原來十字架本身亦是很有意思的。十字架是由一條直木和一條橫木組成的,一般十字架都是十字形,但是羅馬的刑具是T字形,這兩條不同方向的木頭代表著耶穌基督救贖的兩種果效:垂直的一條木頭——代表著縱的關係,因罪使人與上帝的關係隔絕了,經過耶穌基督的救贖,將人和上帝的關係重新結連在一起。橫向的一條木頭——代表著橫的關係,因罪使人與人之間充滿著嫉妒、仇恨,而耶穌基督的寶血洗去我們的罪孽,使人可以彼此相愛,將人與人之間疏遠的關係拉近。

  所以,十字架有贖罪獻祭意義:「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太二十六:28);「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馬書八:3-4)耶穌的無罪,為了滿足上帝所要求的公義,祂藉著自己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擔當了我們的罪,作為贖罪祭,除去了我們人所有的罪;「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堶惘足陘W帝的義。」(林後五:21)「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前二:24)所以,祂揭露罪,勝過罪,也赦免我們的罪,包括原罪和實際犯的罪,以生命償付罪債,使我們相信的人被稱為義,打開天上的門讓我們進去,使我們配得上帝的國;這是人得救的唯一方法。

  結語:基督的十字架是福音的中心,也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帶給我們救贖的真理。

  十字架大能的本質,就是使罪人從捆綁中得釋放的能力。如果說,道成肉身表明上帝與人類認同的話,十字架便表明上帝與苦難和罪孽深重的人類認同。這種認同與能力有什麼關系呢?任何能力,若要對我們產生效用,首先,必須同我們發生關系。一個與我們無關的能力,無論有多大,對我們來說就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它不能在我們身上表現出來。我們都是罪人,都被上帝所認同,都要被拯救,而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拯救的記號,上帝透過十字架與苦難和罪孽深重的人類認同,對人類深具意義。

   其次,現代人最流行的人生哲學就是競爭和成功,以為能夠擊敗對手,就能獲得成功,就是力量的表現。然而,十字架告訴我們,真正的力量是從替別人擔當苦難和罪孽中表現出來的。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表現了大能,擔當人類的罪孽。

  第三,由於耶穌在十字架上擔當了人類的罪,所以十字架是罪人出死入生的唯一途徑。人類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除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堣D是永生。」(羅六:23)所以,只有基督的十字架,真正能夠叫我們得救、得永生。

[其他講章]